印刷业是否会迎来大整合时代?如果有人想买你的印刷厂,卖不卖

发布时间:2020-06-29 09:40:00

笔者曾发表文章《烟盒印刷又是一大收获!》!奥克在云南桥东和安徽桥峰持有7亿港元的股份,在《三国杀》中,烟盒老大之争重现。据介绍,近10年来,奥克、金佳、东风三大巨头凭借资金实力竞相购买烟盒,带动了烟盒在印刷行业各个细分市场的整合。

笔者曾发表文章《烟盒印刷又是一大收获!》!奥克在云南桥东和安徽桥峰持有7亿港元的股份,在《三国杀》中,烟盒老大之争重现。据介绍,近10年来,奥克、金佳、东风三大巨头凭借资金实力竞相购买烟盒,带动了烟盒在印刷行业各个细分市场的整合。

事实上,随着资本对实体产业的日益重视和部分行业资本意识的首次觉醒,卷烟包装领域的整合不仅在加速,其他细分市场也在不断涌现。

比如,前两三年,如火如荼、沉寂近一年的印刷电子商务,其最初的商业逻辑是通过控制订单,整合市场现有印刷能力,形成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和独特的商业价值。

目前,这种以“四两千斤”为卖点的轻资产经营模式探索具有一定的价值,但似乎遇到了瓶颈。

笔者最近的发现是,一些企业和资本开始超越资产轻量化的概念,试图通过并购的方式将现有印刷企业直接融入市场,迅速形成规模优势和市场份额优势,进而实现自己的经营目标。

在这里,阳光印刷的“300+1合作伙伴计划”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另一家企业与阳光印刷有着相似的规划和愿景,但“雄心”较小,其目标是在每个省或地区收购一两家资质较好的印刷厂,迅速形成自己的生产体系,然后通过电子商务平台和供应链将这些印刷厂整合成一个整体管理系统。

此外,印刷企业在着力建设高效率、低成本生产能力的同时,还计划通过品牌授权的方式,将不具备生产优势的印刷厂转变为自己的销售终端,从而建立起庞大而独特的营销网络,实现快速扩张。

目前,这些雄心勃勃的计划只是蓝图,如何以及是否落地还有很多不确定因素。但它们在一定程度上表明,印刷业大整合的序幕可能正在缓慢展开。

相比之下,据说工业规模居世界首位和第三位的美国和日本只有约2万家印刷企业,世界第四位的德国只有约1万家。为什么是“谣言”?一方面,由于没有新消息,参考的都是前几年的数据;另一方面,各国对印刷企业界定的标准、印刷产量统计的类别不完全一致,产业规模排名也不一致。

无论如何,我国印刷企业的数量超过了美、日、德三国的总和,基本上是坚挺的。随着我国印刷企业数量的不断增加,国内印刷业集中度低的问题日益突出。尤其是随着市场竞争的加剧,印刷厂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很多老板觉得自己同行太多,带来了低价和无序竞争,所以对市场洗牌和整合有一定的期待。

问题是,这是一个长期的期望。为什么可以在这个时间节点着陆?

让我们先看看整合的意愿从何而来。通过与几位老板的沟通,他们发现印刷市场整合有两个基本前提。

一个印刷市场足够大。几位老板提到印刷业是一个万亿市场。对于资本市场来说,这是一个足够吸引人的大蛋糕。

其次,这是一个应该有大鳄鱼的市场,但还没有。这时,老板们常说,中国印刷企业的市场份额还不到1%。他们通常以美国的达那利、日本的大型凸版印刷机和日本的大型印刷机为参照,认为应该也将有一个年销售额超过100亿的大型印刷企业。

就基本逻辑推理而言,一个本应生产大鳄,但尚未出现大鳄的市场,自然有整合的机会。但这个机会什么时候会爆发呢?

一般来说,在完全竞争的市场环境下,并购机会随时都有,但产业整合和重组通常只出现在市场动荡的调整期。原因很简单:在快速增长的市场中,几乎每个参与者都可以分享“发展”的红利。对于雄心勃勃的企业来说,通过加大投入和集约发展,可以获得更多的市场份额。

但在动荡的调整期,市场增长乏力,企业想要继续扩大市场份额,显然很难单靠内涵增长,而基于并购的外延扩张将成为合理的选择。

同时,市场的动荡和调整将有助于降低并购成本,提高交易成功的可能性。这是因为在一个充满不确定性的环境下,老板们对未来的判断会出现分歧,有的想做大,有的想辞职,双方更容易达成一致。

此外,在产业整合和重组机会落地的过程中,还有一个必不可少的要素:资本。这里还涉及到两个方面:一是要有足够的资金注入,使行业整合成为现实;二是要有可靠的退出渠道,使资本有足够的信心参与整合。

印刷业整合将率先进入卷烟包装领域的主要原因是,卷烟包装印刷企业资本化程度高,几家大型上市企业为资本的进入和退出提供了渠道。

与烟盒领域不同的是,无论是推出“300+1合作计划”的阳光屏,还是与阳光屏有类似愿景的其他企业,都不是上市公司。因此,在其庞大计划落地的过程中,如何获得足够的资金支持显得尤为关键。说白了,买一家公司要花钱。想当“集成商”的老板怎么能找到足够的钱?

换钱是他们自己的事,所以我不必担心。笔者担心的是:如果老板们找到足够的钱,哪种印刷厂会更受欢迎?

至此,年销售规模在5000万元以上的企业,同时不排除年销售规模在2000万元至3000万元之间的印刷厂。

与阳光印刷网有类似计划的公司,目标是年销售额在3500万元以上的印刷厂。

虽然每家印刷厂的实际盈利能力可能都不低于数据所显示的水平,当然也有一些“小而美”的企业资质过硬,但从收购目标来看,规模以上的企业显然更具商业价值。

当然,潜在的集成商瞄准的业务范围要小得多。例如,在5451家规模以上的印刷厂中,可以排除几类企业。例如,上市印刷企业的子公司销售概率较低;一些具有特定业务类型的印刷厂,如铁罐印刷、无菌包装、证券、软包装等企业,由于这些企业大多需要特殊的客户和业务资源,难度较大供陌生人玩耍。

此外,我们应该排除那些自身规模已经相当大的大企业。比如一家年销售收入超过1亿元的印刷厂。因为大部分达到这个水平的企业都有比较健全的治理结构和明确的发展目标。如果老板的雄心壮志足够大,他的努力也要更上一层楼,独立IPO并非不可能。

总之,我认为在即将到来的印刷业大整合中,潜在整合者中的企业将是年销售收入在2000万元至1亿元之间的中型印刷厂,主要从事商业印刷、彩盒和纸箱、标签印刷等,经营状况稳定。

当然,我们在这里讨论的只是一般原则,而不是主要原则。而且,规模更大、业务更独特的大企业,不是没有价值,而是需要更强大、更专业的集成商。

这样一来,虽然国内印刷企业总数高达10万多家,但当市场趋于整合时,真正具有整合价值和整合可能性的印刷厂并不多。

这意味着,随着越来越多的潜在集成商进入市场,那些业务正确、规模适度、经营稳定的印刷厂在某种意义上正在成为稀缺资源。

所以问题是:如果你有企业或资本向老板出售橄榄枝,你到底想不想出售?

很久以前,我听到一句话,对企业有两种态度:一种是养猪,一种是养孩子。言下之意,养猪是卖的,但孩子永远是自己的。

听起来很美。然而,对于大多数印刷厂老板来说,在创业之初很难做到如此明确和坚决。因此,当机会出现时,犹豫是不可避免的,不管是不是在销售。

似乎有理由出售。对于大多数具有一定规模的印刷企业来说,单靠资本市场很难突破,选择接受并购无疑是老板实现创业实现和财务自由的途径之一。如果并购以证券交易所形式完成,老板还可以在资本市场分享未来企业增值的成果。

就像2016年3月,在一次印刷界的聚会上,一些行业媒体报道了捷龙计划收购伊诺尔的消息,我们谈到了企业未来发展的问题,很多老板也给出了同样的“卖”的想法。

有两个可能的原因,让这么多的老板打算把辛苦的企业交出来:一是随着市场环境的变化,印刷不再像以前那么容易;二是经过多年的努力,很多老板积累了足够的个人财富。

此外,还有一个不容忽视的因素。也就是说,随着老一辈企业家年龄的增长,很多印刷企业都面临着代际传承的问题。而许多印刷厂老板面临的同样问题是,他们的孩子对对接班兴趣不大。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买家愿意接手,以现金出售是个不错的选择。

有理由不卖。其中,情感无疑是最重要的因素之一。虽然创业的初衷不同,但有很多老板就像养育孩子一样。如果我们想交出被一只手拉起来的“孩子”,我们不会放弃,直到我们不得不放弃。这是“不放弃”。

除了“舍不得”,还有“舍不得”。对于许多新一代老板来说,虽然他们的工厂可能不是很大,但他们大多数都有相对明确的商业理想。大多数时候,他们更愿意成为未来的整合者,而不是被整合。这是“不愿意”。

在印刷市场整合的过程中,除了双方的意愿外,影响并购成败的因素很多,如多数印刷企业的治理结构存在缺陷。

2016年4月,在关注新三板之初,笔者曾发表文章《为什么大多数印刷厂都是“夫妻档”?揭开秘密。这是因为笔者发现,大部分上市印刷厂都具有鲜明的家族企业特征,而大股东大多以血缘关系和血缘关系为主,其中“夫妻档”和“兄弟公司”居多,有时夹杂着许多复杂复杂的血缘关系。

事实上,这种情况普遍存在于大多数民营印刷厂。这种血缘关系和血缘关系在很多时候都能促进企业的发展。然而,一旦集成商试图用现代企业的标准来规范自己的治理结构,家族企业与现代企业之间的制度冲突就会凸显出来。这种冲突有时会吓退集成商。

不管怎样,如果一个企业或资本向你抛出橄榄枝,我要祝贺所有的老板:你的付出不是徒劳的,你的企业是非常有价值的。